美女写真几乎所有的店铺都挂上了出租的牌子
栏目:美女写真 发布时间:2019-01-26 19:52

  《空城记》是纪录片摄影师刁珊珊的个人摄影展《空城记》。在合肥崔岗艺术馆文创大厅,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视觉艺术系的刁珊珊,用22幅图片为合肥人带来了一场视觉盛宴

  刁珊珊是个思考者。2016年才接触专业摄影的这名95后女孩,仅仅用了一年时间,就以独特摄影手法将传统的思乡情怀传达给观众,举行了第一场公开演讲,并获得2017年“UCSD Khamil rewoard”

  今年,刁珊珊出版了摄影集EMPTY, 深层次探讨人与城市,大城和小城之间的关系

  《空城记》只是刁珊珊摄影集EMPTY中的部分作品,已经引发合肥摄影圈的热议

  20日下午摄影展开幕时,安静而美丽的崔岗艺术村一如往常游客不断,绝大多数人是冲着《空城记》来的。也引来陈强、谢泽、陈宇飞、胡海林、张永生、张红兵、李更生、黄旭等艺术家和摄影大咖们的围观

  策展人陈强表示,刁珊珊专题摄影个展《空城记》是一组明显带有新纪实摄影特征的作品

  作为一名艺术系留学生,刁珊珊身处异国他乡,身份认同、文化背景差异、生活习性冲撞等都为她的摄影题材选择提供了充足的动力指向;关于人、关于城市、关于不同的它们之间关系自然会成为她的相机对象;生活场景的巨变、专业的艺术教育、当代艺术思潮的影响又为她完成这个题材奠定了基础

  作为一位年轻艺术家,刁珊珊的摄影关注的是一种社会现象:城市的变化和人与城市的关系。她的题材有明显的当代摄影特征:对当下的关注和对热点社会现象的剖析。碎片式的场景画面、细节的关注、松散的图片关系、零星的点到为止的意图都为这组图片的表达带来了当代意味

  社会景观记录也是很多摄影家用来探寻人、社会和介入日常生活常用的方式,这样的镜头方式有别于传统的“决定性瞬间”式的图片,需要观看者自带“养分”,在没有明显故事性的图片中消化内容

  摄影集EMPTY说的是,当下,美国正在经历着一次缓慢的人口迁徙。在GDP快速增长和城市不断发展扩大的形势下,许多大城市的年轻人由于收支不平而离开。大多数加州城市在近十年的人口增长为负数,加州人民正在缓慢的改变他们的生活地区,向中部和南部迁移。这种趋势的人口流动是为了避免高昂的生活成本选择向生活更加容易,赋税更低的中部搬迁。不止是加州,绝大多数沿海地区的人口都在大幅度减少,尽管背后的原因可能不尽相同,但这样的改变无疑让美国处于国内人口流动的风口浪尖上。这组作品聚焦在这一举足轻重的社会现象上,记录了当下沿海移民内陆,大城移民小城的社会现象。主要拍摄地为美国华盛顿州和加州

  EMPTY这一系列包括35张照片,描述了现代城市逐渐落寞,荒无人烟的景象

  Jacumba位于美国西部临近边境的地方。由于20世纪后期高速公路I-5的建立,这里的人口从千人以上骤减至561人。急剧的人口下降使得许多城镇里的公共设施失去了用途。在小镇中心街上,几乎所有的商店和工具店都已歇业关门,整条街显得荒凉和废弃。现在Jacumba里只有一家便利店和一家邮局依然正常运作。这里的火车站也废弃已经,两节腐朽的火车头被丢在村子的最后面,和被丢弃的家具堆放在一起。Jacumba由于十分临近边境,所以这里的居民大多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墨西哥移民,他们从未走出过这个小镇,这里年龄的中位数已经到达了73.8,这意味着所有年轻人都选择离开镇子去别地生活。绝大多数年轻人都在外工作或移居别州以获得收入更多的工作和更便利的生活。整个镇子仿佛一个只出不进的盒子

  另一个位于加州中部的城市叫做圣贝纳迪诺。从2007年到2016年,大约有六百万名加州居民搬到外州,而只有五百万人从外州迁入,这表示加州在十年间减少了一百万人口,人口一直处于负增长状态。而这样一座中型城市的市中心几乎看不到一个人。除了少数市政大楼,几乎没有商店。在走访过程中,几乎所有的店铺都挂上了出租的牌子。教堂和街心公园都以年久失修破败不堪。大量人口的流失使得这座巨大的城市显得更为空荡

  华盛顿州的情况似乎有所不同,老城的居民纷纷卖掉房产,往更远更新的郊区移居。刁珊珊走访的第一个城市叫做99,以临近的国道号码命名,是一片著名的老城区。这里的中心是一大批居民区,其中包括一个教堂和一个小学。一半以上的房屋外都已长满杂草,无人维护许久了。学校也窗户紧锁大门紧闭。在更东边的老城区内,聚集了许多流浪汉,这里建立了三个巨大的收容所供他们休息。这里的居民区也已经迁移大半,改建成了新的高楼。所以整个镇子上除了卖报纸的流浪汉,只剩下一些古老的雕塑和斑驳的涂鸦

  《空城记》展出的并不是EMPTY这个系列主题的全部。刁珊珊希望可以帮助人们了解社会,也了解自己内心对于家的定义。(摄影/刁珊珊 文/宾语)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